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心阁书屋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660章 上不上(六千八二合一)

第660章 上不上(六千八二合一)

前方人虽然多,但是于王安风四人而言,却是一条笔直道路,除去声音外,没有遇到半点的阻碍。

更往前走的人虽然有些不知道他,但是也曾听闻神医的传闻,是以心中有些敬意,加上周围人都已经退让开来,不自觉也就跟着这样去做。

路非但没有消失,反倒一直延伸到了那座酒楼的近处。

更往前些,就真正到了前面,在这样的距离下,即便普通人的目力,也能够看得到酒楼一侧的柱国,却反倒不那么拥堵了,甚至于还有空位停有车驾,和后面人挤人的模样形成巨大反差。

诸多人在下轻声交谈,所穿着者全然都是绫罗绸缎,玉佩绣袋,无一不缺,身后秀丽婢女垂首而候,单单只是这些女子衣着,便要比起百姓中殷实之家稍微好些。

那些车驾亦是不凡,拉车座驾皆为名马,御者立在一旁,马车横纹上面雕刻典籍中的先人事迹,栩栩如生,只是这些,便足以震住旁人,更何况在这地界之外,还有数十名身材高大,筋骨强健的护卫将想要靠近的人给拦住。

王安风几人过来的时候,正有一个年轻人猫着腰打算钻进去,被一个护卫提起了衣领,口中轻喝一声,臂膀用力,直接重新扔回了人群当中,若非人多将他撑住,少不得摔伤一个七荤八素。

东方熙明吐了吐舌头,道:

“好凶的大家伙……”

那力士方正得意哈哈大笑,听到这一句话,转过头来便看到已经来到前面的王安风几人,微微一愣,旋即见他们已经越过‘那线’,便即大笑道:

“小丫头,我还有更凶的,你想不想知道?!”

“给大爷我乖乖飞出去罢!”

言语当中,大步二来,这人穿一身褐色衣服,一双袖口却全然撕去,露出了两条粗大手臂,肌肉贲起,青色的血管极为明显,然后狞笑着便朝着东方熙明的衣领落下,打算直接将她也扔出去。

往日若在城中拼斗,必须要小心再小心,生怕给巡捕找到由头扔进去,难得有这样一个逞威风的机会,他心中早已颇为兴奋,稍微失却原本的判断能力。

只看他们几人衣着不是极为奢华,便放下心来,只管在主家面前卖力,一双手臂挥出,虎虎生风。

吕白萍剑眉微抬,手中剑下意识微微挑起,略微感觉到了一股压力。

她虽是青锋解弟子,但是年纪尚轻,现在只是七品,眼前男子四十余岁,一身蠢笨外功,比她多花去了二十年功夫才堪堪到了七品,两人天赋堪称云泥之别,可交手时候可不管什么天赋,同级便是同级,厮杀起来,也需要花费些功夫才行。

便在拳风已经靠近时候,王安风收回落在客栈上的视线,轻描淡写看向那力士。

后者心跳霎时间一顿,仿佛一下回到了四五岁上山时候,扒开长草看到的那头猛虎,安静地卧在磐石之上,抬眸看了他一眼,其面容上狞笑霎时僵硬,几乎本能,朝着旁边收劲。

刚猛的拳劲,几乎是将他自己带得生生跌扑在地,发出哗啦一声响动,反将自己摔了个七荤八素,出了好大一个丑。

王安风收回视线,带着几人往客栈方向走去,路过那爬起力士的时候,微微颔首,道:

“多谢。”

先前凶蛮如熊的力士冷汗涔涔,爬起身来,学着叉手行礼,道:

“咳咳,不,不敢……”

走过几步之后,又看到一人想要往里来走,下意识便要抬手去抓人领口,手已经伸出,突然僵硬,结果只是推了那人一下,道:

“退,退后!”

东方熙明看向王安风,狐疑道:

“阿哥你为什么向他道谢啊?”

为了堵住他的话。

王安风心里默默回答,微笑道:

“他不是给我们让路了吗?自然应该谢谢人家。”

东方熙明咕哝道:“他分明是自己把自己绊倒了,就像笨熊一样……笨成这样就不要练武嘛……还要欺负别人。”

王安风摸了摸眉心,不欲多谈,微笑道:

“说起来,熊可不会把自己给绊倒,熊瞎子虽然身大,却并不如人想象中那么蠢笨,山路之上,短距离内,九品武者的脚力不一定跑得过它们。”

自小只在蓬莱长大的东方熙明对这种陆地猛兽果然有兴趣,闻言轻咦一声,好奇道:“阿哥你怎么知道,你见过熊的吗?我是说活的,熊掌不算……”

王安风笑道:

“是养过,一头……”

“唔,差不多在我十二岁的时候,刚刚习武半年,我每日都得要和那头大黑熊练练拳脚。”

“它是我有一日上山劈木时候抓下来的,许久没有见它了,此时和你一提起来,我还有些想它。”

“却不知道它有没有想我。”

“当年我们两个,可是日日切磋,彼此对掌,感情很是深厚,虽然我刚刚开始受了不少伤,掌力刚猛,进步倒是极快。”

十二岁,习武半年,和黑熊正面对掌。

王安风语气有些怀念,背后高大力士禁不住抖了抖,生出满头的冷汗。

东方熙明眸子微亮,显然是对这个话题极有兴趣,道:

“那那头熊呢?阿哥你把它放生了么?”

王安风摇了摇头,道:“没有,送给一个小姑娘了,现在应该是在道门,每日陪着一个小神仙和一个老神仙,日子过得可比我潇洒,这样想起来,它大约是不想我的了。”

声音顿了顿,王安风想到了年前见到小姑娘张听云的时候,嘴角微笑温和许多。

复又想到了那时候,那头熊已经长得膘肥体壮,有类精怪,一巴掌能够拍死寻常的虎豹熊兽,若是按照这个趋势长下去,恐怕现在人立而起,要有一丈有余,便又半开玩笑补充道:

“寻常黑熊寿数不长,但我觉得,它现在如果还活着的话,应当已经被养成足以被称之为‘孽畜’的程度了……”

言语当中,已经近前,其余护卫见到那力士没有阻拦住王安风几人,心中只有窃喜,却绝无半点回手相援的打算,只是管好了自己负责的部分。

王安风等人近前之后,看到客栈前面,守着十八名精卫,门口更有两人持枪,斜字交叉将门挡住,不许任何人进出,人人面上皆是神色冷漠,无论周围那些城中富贵,甚至于自郡城而来的贵人们说什么,都不肯回应。

东方熙明不解世事,见状道:

“他们也是被扣下东西了?像是我们这样?打算要回来吗?”

王安风看了一眼那些贵人们,收回视线,道:

“不,他们大约是打算送东西。”

东方熙明自小长在海外,于大秦内地人情知道的不多,就那些‘常识’,也都是从故事当中听来,闻言有些不解,一双细眉皱起来,想了想,道:

“那他们肯定没有安好心……”

王安风笑道:“何以见得?”

东方熙明眨了眨眼睛,道:

“很简单嘛……”

“像是钓鱼的时候,就会放小鱼在鱼钩上,主动送肉给大鱼,可是目的是为了能够钓起十倍二十倍大的鱼,要是只是给海里面扔肉喂鱼的话,那是要被打的。”

“太败家了,谁家女儿都不肯嫁过去的。”

王安风愕然,旋即微笑道:

“很不错的比喻……”

前面几人正苦恼于近卫始终不肯通情达理,让他们进去,前路无望,可若是就此离开,却又是心里不甘得厉害,是进不能退不甘,正心中烦恼时候,听到了后面传来低微杂音。

凝眉回头去看,看到了王安风这四个从未见过的陌生面孔,心下登时不愉。

旁边一名管事打扮的人本来还不甚在意,在看到王安风面容的时候,却微微一凝,再仔细一看,双瞳深处腾地冒起火来,心中只有四个大字,一下浮现。

原来是你!

他正是当日派人打伤百姓,打算强行进入回春堂中,却后被刑部捕头胡布击伤撵走的那个富户管事,陪着主家来此,本有些百无聊赖,却未曾想竟见到了这样一个‘仇人’。

仇人见面,自然分外眼红,其主家是个颇为富态的男子,见状道:

“发生何事,你认得那人吗?”

管家转身微微俯身,咬牙道:

“小人确实认识他,如何不认识?!”

“前次小人为主母调养一事,前往回春堂找的就是他,本来打算好声好气将他请回府中,结果他非但让一些泥腿子排在前面,之后更是借助给人治病的事情,纵容刑部捕快,辱没我等……”

“小的些许颜面,丢了便是丢了,可梁州城中,谁人不知小人乃是先生门下,累及先生清誉,实在是寝食难安,不敢片刻相忘。”

男子眉头微微皱起,道:“竟有此事么?”

“可他又是如何来这里的……”

管家微微拱手行礼,道:

“虽然不知,但是小人可为先生一问……”

男子点了点头,随意道:“那你去罢,勿要弄出什么动静来……”

“是。”

那管事复又应答一声,转身朝着王安风几人走来,他前次虽然吃过了大亏,但是那是因为胡布出手,后者即便是在整个梁州城的刑部体系当中,都算是壮年派的顶尖好手,他自付不是对手。

但是眼前所见可没有那什么刑部高手,只有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医者大夫,另有几个年轻少女,刑部捕快历经厮杀,对付的都是穷凶极恶的江湖红人,他收拾不得,这几个乳臭未干的年轻人,他难道还不是对手么?

当下意气风发,大步走到了王安风几人身前,站定了身子,微抬下巴,斜睨向王安风,端着姿态,淡淡道:

“数日不见,神医倒是风采依旧啊。”

王安风抬眸看他,听得语气当中多有不善,想来不是先前被医治的病人,微微皱眉,道:

“阁下是……”

那管家脸上骄纵微微一滞,不可思议道:

“你不认得我么?”

王安风有些迟疑,毕竟他也不知道此人是否是与二师父接触过,可这种反应,落入那管家眼中,显然是不认得他了。

后者自诩身份,当日吃了大亏,丢了面子,这半月里来日日气得难以放下,每每食不下咽,已经将这个‘驱使刑部捕头’的神医看作了心头大敌。

本来打算出一口恶气,可谁知这心心念念了许久的仇人却摆出一份完全不认得自己的模样,一时仿佛拳头蓄力打到了空中,又有一种被完全忽略无视的憋屈和愤怒,几乎要叫他气得大叫,拔剑劈下去。

知道此刻不是能由着自己乱来的当口,只得遏制住那种怒气,管事冷笑两声,从王安风身上不算寒酸,但是也远称不上是奢华的衣服上扫过,故意加重语气,阴阳怪气道:

“区区在下,自然不入先生的眼了。”

“不知道神医今日来此是要做什么?要是打算吃饭的话,却是来错了时间,不如转身回去。”

王安风道:

“为何?”

管家面上傲气更甚,一拂袖口,淡淡道:

“为何?我看你模样也像是个读过经史子集的人,这个都看不出来吗?今日乃有贵人来此,你是个什么身份?不过一介医师,哪里敢过来受辱?”

“听我一句劝,速速退去,省得受辱非常。”

王安风似乎认真思考了一下,然后微笑道:

“你们几个不也在外面堵着么?”

“所以你们算是个什么微末身份?”

管事脸上神色微微一滞,有些绷不住,道:

“这,你如何能够和诸位贵人相比?为首那位李大人,乃是皇室之人,那可是曾经见到过陛下圣容的。”

“此刻只是怪罪那些近卫,不知身份,不识得真人,没有上去通报,否则,否则哪怕柱国,也会邀先生共饮一杯酒。总之你一介布衣,如何能与大人相提并论,满口胡言乱语,引人哂笑,左右,与我将此人逐出!”

越说越乱,心胸中怒火越长越盛,重重一挥手,便有两人下来,伸出手掌,朝着王安风肩膀处按去,先前曾吃过亏的那个力士嘴角微抽,往后靠了靠,眼底却浮现一丝幸灾乐祸的快意。

王安风挑眉,双脚站定,任由那两人来推。

便在此时,人群中突然传出一声大喊,道:

“刘野,我认得你,你若敢动神医一下,今日我便往你墙上泼粪去!”

左边那大汉面容微微一滞,旋即便有怒火,怒道:

“谁在乱说话,出来!”

声音传出,沉默了下,旋即就有更多人的声音从远处传出来,此起彼伏,像是被石头砸出的水花涟漪,渐渐蜂拥起来,道:“什么?有人对神医出手了?!”

“谁?谁敢对神医出手?!”

“什么,神医被人打伤了?!”

声音传开,隐隐已经有些失真,也不只是有人故意,还是本来如此,几名护卫眼中,原本安安静静等着看热闹的百姓突然便变了。

仿佛从风平浪静的海面一下就变成风起云涌的模样,说话的刘野三人,便像是汪洋大海之中的三块暗礁,被海浪不断冲刷。

无数人或者有意,或者无意,向前推挤,伴随着不同音色的声音,往前面靠近,这里的人太多了些,哪怕只是高喊低喝,汇聚一起,都仿佛是在怒吼的雷鸣声。

拦在外面的护卫如何见过这种阵仗,仿佛乱军一般的场景就在他们的眼前,不自觉后退,原本打算将王安风推出去的两个则更是面色煞白,往后跌扑两步,坐倒在地。

管事的嘴皮子哆嗦了下,双眼茫然,不知道自己只是打算将一个寻常的大夫推出去,竟会招致这样的下场,这种事情往日也不是不曾做过,怎么今日就惹了众怒?

群情激愤之时,杂音越来越大,站在上首处那位据称是皇亲国戚的中年男子微有愕然,回过头来,左边侍女上前,将事情大略讲了一下,中年男子眉头微皱,轻描淡写看了一眼那茫然的管事,旋即轻轻咳嗽一声。

六品气机,横扫而过,却不为杀敌,百姓耳畔听得了一声声音,原本或者当真恼怒,或者只是随大流往前的心都停滞了一下,然后听到那声音道:

“诸位父老且停步,在下仙平郡李山长,那位小神医未曾受伤,诸位勿要受人挑拨,演为聚众闹事,则要受刑律加身之祸,戒之,慎之!”

声音在气机支撑之下,远远回荡。

李山长三字仿佛是有某种魔力一般,原先盈沸的人群以更快的速度安静下来,显然对于这三个字有足够信任,李山长面上浮现微笑,然后看向王安风四人,道:

“抱歉,下面的人没有什么眼力劲儿,作事也有不对之处,诸位莫怪。”

王安风摇头,道了一声不妨事。

李山长视线在四人身上停留了一下,尤其是在吕白萍几人身上停留更多,在其眼中,只十四五岁的九品武者已经潜力不凡,至于十八岁左右的七品剑客,更是出类拔萃。

此三人若是好生修行,入中三品大有希望,尤其吕白萍,若无意外,此生当能入五品,手持利器,便可以成为一名江湖大派的长老。

武功既有,金银珠玉不过唾手可得,心下升起招揽之心,却不从吕白萍三人入手,只是看向王安风,微笑道:

“这位先生,似乎有神医之名,我竟不知,在我们仙平郡,如何出了这样一位年轻的神医。”

王安风摇头道:“阁下过奖,在下的师父才有资格称之为神医二字,至于我,才疏学浅,当不得的。”

李山长只当他谦虚,笑了笑,道:

“先生既然医术高明,在下倒是有个想法,若是你不嫌弃的话,我府中还缺少一位大夫,入府之后,专程为我调理身子,事情不重,总比外面飘荡安稳许多,你的这几位朋友,也能安心下来。”

旁边俏丽侍女也轻声劝他道:

“大人乃是先代鲁郡王之后,乃仙平郡从四品要职,往日可不常看重旁人,你还不快快谢过大人?”

王安风心有惊愕,旋即面上浮现歉意,道:

“多谢阁下美意,只是王某习惯于江湖,性子颇野了些,恐怕不适合这一职位。”

李山长本来微笑等着眼前这年轻大夫拜下,他对于什么医术不甚在意,想的是能够通过这大夫的线,和这三名资质不俗的武者有所联系。

却无论如何未曾想到这人竟然半点不做考虑,当着这众人之面,违逆了他的意思,当下脸色有些挂不住,却也不好发作,便只点了点头,神色态度变得冷淡许多。

那俏丽侍女亦是遗憾叹息,觉得这年轻人真的是不懂得审时度势,放弃了这样一个好的机会。

王安风一时间处境似有尴尬,他却神色从容平淡。

东方熙明拉了拉林巧芙的袖口,道:

“巧芙,四品官很大吗?才四啊……”

林巧芙想了想,低声道:

“这……大约不怎么大的。”

吕白萍嘴角微抽,觉得无可奈何,朝堂之上现在最高的中书令,也只是二品官员罢了,从四品也算是一地实权了,如何不大?

林巧芙复又道:“毕竟,之前我们曾经在江南道见过的梅三先生,是王大哥父亲的家臣,好像十多年前就已经是从四品了。”

吕白萍沉默下来,脑海中浮现一个念头。

从四品,好像真的不大够……

东方熙明回身拉了拉王安风的袖口,道:“阿哥,这里的人有点太多了,我们回去罢。”

“糕点下次再买也可以的。”

王安风抬手摸了摸少女的头发,有些头痛道:

“走不得了。”

吕白萍侧身回看,只觉得人头耸动,密密麻麻,远比来的时候看去还多,这个时候想要回去,恐怕更难,不由得砸了咂嘴,道:“确实,后面不大好走了……”

王安风道:“若要回去还是可以的,但是有的时候,来了便走不得了。”

声音微顿,复又压低些许,自语道:

“是这几日交手过于顺利,有些看重了自己,小觑了旁人么……要戒之才是。”

吕白萍没有听清楚,好奇道:“你说什么?”

王安风摇头,道:

“没什么。”

吕白萍双手枕在脑后,翻了个白眼,道:

“你不愿说那也便罢了,那咱们现在做什么,看着这些个身份地位都了不得的大人物,在这里对着那些木头人各种演戏么?”

她言语之中颇有讥诮,多少是纵剑于山川之中的年轻剑侠,喜欢逍遥恣意,对于李山长等人各种劝说,暗自威胁近卫将事情上报的模样,只觉得可笑。

王安风摸了摸眉心,悠悠然叹息一声,微笑道:

“等咯……”

“等?”

“对,若是半盏茶没有什么反应,便可以走了,嗯,不过我想,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已经来了……离伯不在,我真的不擅长对付老一辈的人。”

吕白萍皱起眉头,有些听不明白这些话。

便在此时,上面传来脚步声音,沉稳而有力,分明一人脚步声,却有两人从上面大步走出,显然是柱国亲卫,玄甲持刀,背后血色披风,神色淡漠,一丝不苟。

分列两侧,仿佛木偶一般的近卫整齐划一右手叩肩行礼,将李山长等人下了一大跳,后者旋即微松口气,看了一眼拒不传信的近卫,眼底隐有畅快和轻蔑。

看罢,这便是下场……

便是柱国,也要亲卫传令的。

心中这般想着,李山长微笑迎上前去,却被两名亲卫直接忽略,略有矜持的笑容还没有浮现出来,就彻底僵硬在了脸上,只看到猩红色披风在眼前流转。

慢慢扭头,看到了那两位亲卫上前,在那个布衣大夫前站定,旋即俯身微微行礼,他注意到,这两人竟然施以军中礼节,双眼不由瞪大。

亲卫起身,声音略有干硬,道:

“将军请几位上楼。”

王安风回了江湖礼,抬眼看了一眼椅者栏杆坐着,端着姿态,各种威风八面,高深莫测的柱国,沉默了下,憋出一句,道:

“可以不上去么?”

亲卫僵硬的脸上浮现微笑,道:

“若离老将军在,就可以。”

旋即看向东方熙明,面容柔和些许,道:

“将军说了,上面有点心,不必下次来。”

“管够。”

PS:今日更新奉上…………六千八百字,每一章拆分的话,是三千四百字,虽然迟到了些~

喜欢我的师父很多请大家收藏:(www.xingesw.com)我的师父很多心阁书屋更新速度最快。

我的师父很多最新章节 - 我的师父很多全文阅读 - 我的师父很多txt下载 - 阎ZK的全部小说 - 我的师父很多 心阁书屋

猜你喜欢: 诸天投影影视无限冒险之旅无敌战斗力系统无限求生某美漫的特工归向万界最强共享系统我在末世捡空投诸天时空行神级影视大穿越进化的四十六亿重奏诸天尽头幻想世界大穿越成神风暴无限世界直播系统全球神武时代一切从秦时明月开始崛起美漫世界的武者至强军阀系统末世异神超级丧尸工厂电影世界逍遥行诸天最强大佬超级无敌世家主诸天金手指未来黑科技制造商
完本推荐: 好想住你隔壁全文阅读二世仙凡道全文阅读无相进化全文阅读至尊神帝全文阅读完美盛宴全文阅读东瀛娱乐家全文阅读我 !秦始皇! 打钱全文阅读某美漫的特工全文阅读与萌娃的文艺生活全文阅读回档1995全文阅读山村小岭主全文阅读末世虐杀游戏全文阅读算命大师是学霸全文阅读系统供应商全文阅读我家真的有金矿全文阅读木叶之旗木家的快乐风男全文阅读神级投资全文阅读惊!说好的选秀综艺竟然全文阅读倩影圣手全文阅读末世异神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杀神白起最废女婿神武帝主天唐锦绣Ag亚游集团西游之天篷妖尊直播之无敌西游火影之千叶传说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透视小保安洪荒之逆天妖帝都市最强修真学生都市之活了几十亿年末世神魔录科技大仙宗星临诸天都市极品医神有妖气客栈悠闲乡村直播间不灭战神无限先知都市逍遥医圣扛着AK闯大明恶魔果实供货商DC家的骑士你是我的万有引力天下第九神话降临机战无限末世异形主宰我的老妈是土豪

我的师父很多最新章节手机版 - 我的师父很多全文阅读手机版 - 我的师父很多txt下载手机版 - 阎ZK的全部小说 - 我的师父很多 心阁书屋移动版 - 心阁书屋手机站